• 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美國制裁香港需算清經濟賬

    來源:中國經濟網 丨 作者:潘圓圓 丨 時間:2021-05-15 丨 責編:吳佳潼

    2021年3月17日,美國政府更新了所謂《香港自治法》,并對中國和中國香港的24名官員實施制裁,在一定程度上延續了特朗普政府制裁香港的具體措施。這也同樣意味著,美國政府尚沒有厘清制裁香港的經濟賬,造成了美國政策的矛盾和反復。

    回顧特朗普政府制裁香港的過程,不難看到當時的制裁有幾個特點。首先是高頻:美國在2019年通過了所謂《2019年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2020年簽署了所謂《香港自治法》并取消香港優待政策的行政命令。美國財政部海外資產控制辦公室(OFAC)在2020年12月向美國國會提交了制裁香港的相關報告。OFAC還將與香港相關的法律編入本部門的法典與《美國聯邦法規》中。其次是高壓:以所謂《香港自治法》為例,其中既包括對個人也包括對金融機構的制裁,涉及主體較為多元。羅列的制裁措施比之前更加嚴厲,嘗試提出各種“禁止性”措施,制裁手段也更加豐富。特朗普簽署的《行政命令》修改了美國多項法律中原來適用于香港并使得香港區別于中國內地的優待規定,旨在取消或中止香港的特殊及優惠待遇。美國這一輪制裁還非常高調,美國極力游說其他經濟體包括英國、加拿大、歐盟等加入制裁的行列。

    美國政府制裁香港的目的很明確。所謂《香港自治法》是美國基于政治目的而出臺的法案,但采取的方法是打擊香港的經濟。具體而言,美國利用自身在經濟上的優勢,制裁香港的個人、企業和政府機構,影響香港服務中國企業的能力,威脅切斷中國企業的資金來源,達到其所謂的政治目的。最終施壓的對象是中國,制裁香港也有觀察中國將如何反擊美國金融制裁的“試水”含義。

    美國通過制裁香港來削弱中國經濟的目的注定失敗,其原因很簡單:

    美國制裁對香港服務能力的影響十分有限

    美國的所謂《香港自治法》和《行政命令》主要從以下幾方面打擊香港:美國對香港出口征收更高關稅,香港和中國內地出口適用同等關稅率。香港從美國進口高科技產品受美國出口管制法限制。香港被列入清單的個人和金融機構可能面臨多項金融制裁。這幾項措施對香港服務能力的影響都微乎其微。

    美國制裁對香港轉口貿易的影響較小。香港對美出口中的絕大部分是中國內地的轉口貿易,由于美國在征收關稅時采用原產地規則,當這部分商品原產地為中國內地時,香港的這部分出口本來就適用了高關稅,并不享受美國給予香港的優惠關稅。也就是說《行政命令》中加征關稅的措施與香港出口中的絕大部分商品無關,自然也不影響香港的轉口貿易。

    美國限制香港進口高科技產品的象征意義大于實際意義。香港從美國進口高科技產品的類別原本就有一定限制。即使對香港不受限商品的進口,美方通常也有附加條件,包括不允許轉讓和出口等,美國的制裁在限制香港服務內地的能力方面意義不大。

    美國對香港金融制裁措施中,威脅最大的是禁止外匯兌換、將金融機構排除出清算系統兩項。這兩項不但實施的可能性非常小,在技術上不可行,而且對美國反作用大。

    香港服務能力受限對內地經濟影響較小

    香港與內地存在著緊密的經濟聯系。在國家層面上來看,香港對內地的主要經濟功能在于提供貿易和金融的中間服務。根據測算,2018年香港對內地經濟的貢獻與中國GDP的比值在0.9%-1.2%之間,與20多年前香港回歸時相比已經有了一定幅度的下降。香港服務業曾經在協助內地企業方面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但假設未來出現香港服務能力下降的情況,對中國內地企業的影響則是完全可控的。

    具體來說,美國制裁香港會增加內地企業成本、降低融資便利度、減緩獲利的速度,但對于資金與商品的供需雙方沒有本質影響。美國制裁與中國內地企業的自身增長、中國構建融資體系等最重要的問題關聯度非常低。

    從企業的發展來看,中國內地企業服務著規模巨大的國內和國際市場。2020年中國是全球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2020年中國占全球出口比重約為15%,一躍成為世界第一位,國內外市場需求支持著中國企業的增長。

    從獲取資金的渠道來看,中國正在建立市場化程度更高、更成熟、更健全的國內證券市場,同時完善國內的間接融資渠道,并借力海外融資,總的來說中國構建的是一個多層級多渠道的融資體系。美國一個行政令就能阻礙中國企業獲取資金的說法未免太脫離經濟實際了。

    制裁香港會對美國形成反作用

    美國的金融制裁首先會影響美國跨國公司的利益。根據路透社的統計,目前有1300多家美國公司在香港經營,其中有近300個地區總部和超過400個地區辦公室,涵蓋幾乎所有主要的美國金融企業。2019年底美國對香港的直接投資存量為820億美元,美國企業投資香港并轉投中國內地獲得了巨額回報。實施金融制裁相當于放棄香港及中國內地豐厚的回報,美國的存量投資將受到極大影響。

    美國的金融制裁還將損害華爾街的獲益。大量在香港上市的中國企業是良好的投資標的,特別是中國部分領先企業已經具有全球競爭力,投資這些企業是華爾街不可能放棄的營利機會。美國制裁香港將限制華爾街投資的選擇,降低美國資金的收益率。

    制裁如果實施將損害美國在國際金融中的霸權地位。“幫助資本增值”是塑造美國全球金融中心的重要原則,被認為是美國創新、生產力、研究和經濟增長的源泉。當美國金融企業不能依利益最大化準則來提供融資,美元清算和交易系統不能提供有效服務,美元無法自由兌換,這些制裁措施都將在長期中損害美國的立國之本。

    如果美國政府足夠理性的話,并不難算清楚制裁香港的經濟賬,而正視經濟現實有助于美國厘清內部決策中的矛盾,做出明智的選擇。

    (作者潘圓圓 系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2021六仺彩全年资料大全,香港免费资料大全正版长期,2021年香港正版全年免费资料,2021年香港最准免费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