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 薦讀

    以數字政府建設助推政府治理現代化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丨 作者:孫彩紅 丨 時間:2021-05-12 丨 責編:唐華

    數字政府是技術革命時代政府治理改革發展的結果。國家“十四五”規劃提出了提升國家治理效能和“加強數字政府建設”的目標要求。通過數字政府建設,為政府治理能力現代化賦能、增能,進而為政府治理體系現代化注入變革力量。

    數字政府建設的多維內涵

    第一,從“被動適應”到“主動變革”。從系統論來看,數字政府建設最初處于被動狀態,是外部壓力推動或倒逼政府改革的結果。從電子政府到“互聯網+政務服務”,都是互聯網和信息技術倒逼政府革命,進行系統化流程再造和提高行政效能。同時,經濟形態的變化、數字經濟的發展,激發市場活力和企業創造力的要求,也倒逼政府推進放管服改革和提升治理能力,更好地為企業和市場服務。隨著數字政府建設升級,政府要不斷增強變革的主動性。新一輪科技革命以及全球格局重塑,使得各國政府面臨高度不確定、快速變化的社會環境,國際環境、經濟與社會的沖突矛盾呈現復雜多變的格局。一個持續創新、具有敏捷感知能力,擁有全局治理能力的數字政府體系,將成為提升國家競爭力、實現創新發展的堅實基礎。

    第二,從“物理變化”到“化學反應”。政府機構改革不能僅僅停留在物理層面,還需要進一步的“化學反應”,以實現深層融合。數字政府建設初期,更多的是“物理變化”,注重網絡技術的運用,把不同政府部門的服務業務辦理從線下搬到線上,基本上屬于物理位移,部門數據與運行程序等沒有發生進一步融合,部門之間也很少有協同性的變化。而“化學反應”是指政府體系在數字政府建設過程中出現系統性的優化升級,不同政府部門之間流程重塑與打通,不斷促進信息數據共享以及政府部門之間更多協同。因此,數字政府建設不再是簡單的線上業務升級,而是一場治理思想與治理模式的變革,是信息技術與政府治理的深度融合。

    第三,從“單向視角”到“交互視角”。數字政府建設在初期注重政府自身流程再造,運用電子與信息技術提高行政效率。這是一種由政府職能驅動的、具有單向治理特征的“政府視角”。隨著數字政府建設向高級發展,政府與公民的交互視角受到重視。基于大數據技術與互聯網思維,公民運用互聯網辦理事務的獲得感、體驗的便捷性得到極大提升。數字政府建設更加關注政府與行政管理相對方的關系改善,推動雙向乃至網絡化的多向治理以及社會的參與和監督評價,驅動實現政府與企業、政府與社會組織等社會主體的協同共治。

    賦能政府治理能力

    數字政府建設在推動政府治理能力與治理體系現代化,進而實現政府治理現代化目標中發揮著獨特的作用。數字技術是政府行政改革的助推器,數字政府建設有助于給政府賦能、增能,提升其政策能力、提供公共服務和更好履行政府職責的能力,提升政府部門生產力。

    第一,大數據與數字政府建設助力提升政府的決策能力。從政府公共政策和宏觀層面的決策來看,運用網絡技術、大數據更加接近全面地獲取決策所需信息,有助于增強決策的科學性和精準性,提高決策質量。比如,對于宏觀的區域發展政策、能源發展政策,利用大數據技術可提高研判能力;在疫情防控中,依托大數據及分析技術,不僅能實現區域間協作,還能實現分級、分區的差別化政策。

    第二,優化政府公共服務,助力服務型政府建設。黨的十九大提出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為此要更加全面建設人民滿意的服務型政府。服務型政府強調以人民為中心,數字政府以用戶服務為基點,這是兩者的一致性。數字政府給政府的公共服務治理賦能,更好地從公民需求角度出發,更有利于公共服務精準供給與對接,提供高質量、便捷、多樣化、多層次的公共服務。

    第三,助力政府更好地履行各項職能。數字政府建設驅動著政府職能轉變特別是履行職能方式創新,推動從簡政放權、全流程優化與重塑、全過程監管、全方位服務的“放管服”改革向縱深發展。除了提供公共服務,市場監管、社會治理與環境保護等領域的職責履行,都在不斷從大數據及其技術中獲得更多能量,得以賦能增效。

    變革政府治理體系

    關于數字政府的研究往往局限于提高效能和更好的公共服務方面,較少論及政府治理體系本身的現代化。支撐政府治理的變革,需要大數據技術基礎,需要技術與制度的雙輪驅動。大數據時代的數字政府建設應引導政府全方位現代化轉型。

    數字政府的升級發展,應該從為政府治理賦能的工具與手段的定位,轉向從深層次推進政府治理體系的變革。數字政府治理效能的發揮,因受到治理結構、激勵制度等方面約束,與技術的快速發展之間還存在著矛盾與差距。為此,數字政府要從運用技術為政府治理賦能增能,發展到推動政府治理體制和治理體系變革的層次。制度影響著技術的作用,也影響著數字和大數據技術作用發揮的方向與程度。數字政府的發展,必須驅動政府治理體制及制度性配套改革。

    數字政府建設升級要促進政府職責體系優化。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行政體制,構建職責明確、依法行政的政府治理體系”。“十四五”規劃提出的主要發展目標之一是,“國家行政體系更加完善,政府作用更好發揮,行政效率和公信力顯著提升”。這對數字政府建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數字政府發展最為關鍵的挑戰并不是大數據技術本身,而是改革政府與其內部和外部多元主體之間的權力與責任、權利與義務關系,構建起符合現代發展目標的政府治理體系。數字政府驅動的政府組織體系優化,不僅要根據政府職能來設計完善,而且要注重與技術流程的重塑相融合。

    政府層級體系的進一步優化。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賦予省級以下政府更多的自主權,“按照權責一致原則,規范垂直管理體制和地方分級管理體制”。大數據技術發展使時空高度壓縮,數字政府建設提供的技術支撐平臺,在驅動政府橫向部門之間數據共享與協同共治的同時,要以技術的強大力量推動政府內部縱向體系的協同,減少政府層級。政府層級體系改革與行政區劃改革密切關聯,推動數字政府建設向深化政府縱向層級體系改革延伸,著力于根本的政府條塊關系變革,這也是政府治理體系現代化的應有之義。

    總之,數字政府在更高階段的發展要著重從賦能政府治理能力,轉向政府治理體系的變革,這是數字政府升級在一定發展階段實現目的與手段、工具與目標有機統一融合的預期狀態。就數字政府本身而言,其與政府治理現代化的關系或者在政府治理現代化中的功能定位,要從給政府治理能力提升賦能與增效,發展到“變革政府治理體系”的定位上,實現“有為政府”。這不僅需要數字政府治理理念提供思想支撐,而且需要“以人民及其需求”為中心的制度創新為根本性保障,實現技術與制度雙輪驅動。

    (作者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

    作者簡介

    姓名:孫彩紅 工作單位:

    2021六仺彩全年资料大全,香港免费资料大全正版长期,2021年香港正版全年免费资料,2021年香港最准免费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