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前位置: 首頁 > 原創推薦

    對話機制暫停,能否喚醒心存僥幸的澳政府?

    來源:中國網 丨 作者:陶短房 丨 時間:2021-05-09 丨 責編:郭素萍

    陶短房 旅加學者

    北京時間5月6日,中國發改委發布聲明指出,鑒于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某些人士近期“基于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推出系列干擾、破壞兩國正常交流合作的舉措,基于澳大利亞聯邦政府當前對中澳合作所持態度,決定自即日起無限期暫停發改委與澳聯邦政府相關部門共同牽頭的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機制下的一切活動。

    中澳兩國曾在互惠互利、互相尊重基礎上,建立和發展了良好的雙邊關系:早在1986年9月,中國時任副總理萬里訪澳之際,雙方就建立了部長級經濟聯委會機制;2014年6月,首次中澳戰略經濟對話生效;2015年6月,中澳簽署雙邊自貿協定,同年12月協定正式生效。在這種良好氛圍下,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機制充分發揮了協調、溝通功能,對促進雙邊合作、實現互惠互利,起到了重要作用。

    但這一機制得以發揮作用的必要前提,是兩國政府在重大問題上相向而行,本著互相尊重、互惠互利的原則,和有利于促進雙邊關系、彌合彼此分歧的出發點及態度,去調整、約束和規范自己的言行。否則,“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如果機制的某一方一再干擾、破壞兩國間正常交流合作,完全體現不出溝通、對話、合作的誠意,體現不出“言必信、行必果”的態度,旨在確保這種兩國間正常交流合作的溝通、對話機制,也就失去了繼續下去的根本意義。

    盡管澳大利亞聯邦政府曾不止一次聲稱“愿意和中國保持溝通渠道”“愿意繼續與中方舉行對話和高層接觸”,但在具體行動上卻與這些姿態背道而馳:2018年8月,澳大利亞聯邦政府不顧中方強烈反對,無端將華為公司等中資企業排斥出其5G網絡招投標項目;2020年4月,澳大利亞牽頭推動針對中國的所謂“新冠疫情起源獨立調查”,試圖未審先判,將疫情責任污水潑在中國頭上;2021年4月22日,澳大利亞聯邦政府開創引用《外交安排政策法》先河,以“與聯邦外交政策背道而馳”的理由,單方面粗暴撕毀維多利亞州2018年和2019年與中方簽署的“一帶一路”計劃,并對中國這一得到國際間普遍認同的倡議極盡貶損之能事;5月2日,澳大利亞聯邦國防部長達頓對《悉尼先驅晨報》聲稱,其部門正研究根據2018年以來的一系列新生效法規,迫使中資公司嵐橋集團放棄已簽署的達爾文港99年租約……上述種種單邊、粗暴、罔顧國與國間最基本誠信和契約的行為,無不與澳方所聲稱的“愿意保持溝通”“愿意繼續對話”的言論背道而馳。

    不僅如此,近期澳方還屢屢在涉臺、涉疆、涉港、涉南海等中國政府、人民最不容觸及的底線問題上挑釁、冒險,甚至扮演急先鋒。這無疑更加損害了雙邊各項對話機制的存在基礎和意義。

    在中國發改委發表聲明當天,澳大利亞聯邦貿易、旅游和投資部長丹?特漢也發表聲明,稱對中方決定“表示失望”,強調澳大利亞“仍對舉行對話及部長級接觸”持“開放態度”——真是這樣么?

    作為中澳總理定期會議下的重要機制,作為鞏固雙邊關系各種機制的重要組成部分,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機制最后一次舉行正式會議已是2017年9月的事。在此后至今的超過三年半時間里,澳方有沒有表現出這種“失望”情緒和“開放”態度?有沒有為推動這一重要機制重新恢復功能、活力,作出有積極意義的努力?

    連日來,一些澳大利亞政、商人士紛紛表達了不希望中澳關系繼續惡化的態度。但種種跡象表明,澳大利亞聯邦政府迄今僅僅希望通過恢復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機制這個框架本身,來搪塞各方不滿和壓力,甚至不排除借以炫耀“我們不讓步也照樣有辦法”的“外交成就”。但澳政府并未真正認識到此舉對澳大利亞戰略利益的損害,也尚未做好通過對話改弦更張、挽回損失的準備。

    事實上,不僅澳大利亞聯邦政府及某些政治人物,很多該國各界人士也并未充分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一些人士一方面擔心“中澳經貿關系受損”,另一方面又寄希望于“中澳經貿關系惡化會抬高鐵礦石等澳方優勢產品價格,從而讓澳賺更多錢”。日前,澳中關系研究所所長勞倫斯森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一方面擔心中澳關系在一段時間內難以修復,另一方面卻慶幸中方報復只到無限期暫停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機制這一步,讓澳大利亞可以如釋重負,因為畢竟離中止中澳自貿協定還很遠。

    中國是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2019年對華貿易占澳大利亞外貿比重的29%。澳大利亞各界遲早會意識到,不斷損害這種來之不易的互惠互利關系,對自己究竟意味著什么。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中國對澳大利亞投資數據庫》最新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對澳大利亞投資同比下降61%,創6年來最低值,中澳雙邊貿易也出現越來越多的不確定性。千里之堤,潰于蟻穴,如果抱著“我們再如何挑釁也離最嚴重后果很遠”的僥幸心理,繼續一而再、再而三觸及中方的忍耐底線,更嚴重乃至最嚴重后果就必然會越來越近。如果僅想通過恢復對話機制敷衍塞責,則這個對華機制的存在就失卻了其本來意義。(責任編輯:唐華)


    2021六仺彩全年资料大全,香港免费资料大全正版长期,2021年香港正版全年免费资料,2021年香港最准免费资料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