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采宜:要發放現金化的消費券

    來源:中國網 | 作者:中國宏觀經濟論壇 | 時間:2020-06-28 | 責編:蔣新宇

    6月23日,中國宏觀經濟熱點研討會(第7期)于線上舉行。本期論壇聚焦“消費潛力與擴消費對策”,華安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林采宜參與研討。以下整理了他關于“提振消費主要措施”的觀點。


    目前新增病例成為考核官員的重要指標,各級地方政府嚴控地方疫情反彈。部分地區一旦出現新增病例,都會進行追責。所以疫情防控面前,經濟恢復在一定程度上被擱置。受本次疫情沖擊最大的產業是電影、展覽以及一些類似于培訓、健身等聚集型的產業,這些防控力量不是出于民間自我保護,而是來自于行政要求。過度嚴格的監管措施不利于中小企業的生存和恢復,挽救中小企業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在防疫方面進行適當的放松。實際上張文宏教授也認為做到零病例是不可能的,我們要做的是把病例控制在不會沖垮醫療體系的同時還要保證生產和生活的正常進行。這關鍵在于把控地方經濟和防疫之間的平衡。現在防疫變成了頭等大事,很多地方官員和國企機構都是犧牲經濟來控制疫情,爭取做到零新增病例,這樣導致很多中小企業的活力就被抑制了。在這種情況下,對電影院、餐館等小微企業的支持也就無從談起,所以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放松疫情管制。


    消費券發放重點不是消費多少折扣多少,而是要發放現金化的消費券。消費券相比現金的好處在于可以到期作廢,也就是說把持券者的儲蓄欲望打消一部分。因為消費券不消費就會作廢,而消費時又完全可以當做現金來用,這可以真正為一些低收入居民“救急”。經濟學中有兩種需求,一種是有效需求,一種是無效需求。現在不是沒有消費需求,我們缺少的是有效需求,即具備支付能力的消費需求。所以拉動需求不光針對那些收入非常低的偏遠地區的農村老人,還包括不具備資金的城市青年人。他們有強烈的消費欲望,但是沒有支付能力。把需求變成有效需求,就是要賦予有消費需求的人支付能力。過期作廢的消費券是非常有效的做法,就是現金券,并且補貼居民相比救助企業要簡單很多。所以這就是西方社會為什么發很多現金,通過發放到個人實現疫情中的救濟。在經濟恢復過程中,我們保增長是為了保就業,保就業是為了保消費,消費券一步給到位,進而保障居民生活。這是我想表達的第二點,要讓生活中存在的客觀需求變成有效需求,賦予他們支付能力,所以發放到期作廢的現金化消費券是非常有必要的。


    我們的公積金賬戶上積累了大量資金,但是好像只能用于買房子、租房子、大修房子。其實這部分都是從員工賬上扣除的,都是屬于員工的錢,難道非要等到退休之后用嗎?更何況很多人當下的消費就成問題。所以應考慮能否放松公積金的使用用途,規定一部分公積金可以提現。公積金制度本來是用于鼓勵購買住宅,但現在生活消費都被抑制,也就無暇顧及住房。所以在制度上是不是可以考慮靈活一些。我們把一些職工公積金賬戶上的余額,作為他可以提前消費的額度,當然這個額度是用來對沖一些基礎消費的。這種方式在制度上是可以考慮。因為很多居民不具備買房的經濟基礎,如果公積金非要等到退休以后用或者買房用,那對買不起房的人來說公積金是“劫貧濟富”。因為這種情況下公積金資助了那些買房的人,對于買不起房的人,他們本來可以把當期消費的一部分錢被凍結起來,放在遙遠的將來。如果存在通脹因素或者其他因素的話,這一部分個人的現金資產相當于被凍結或者被其他人透支了。所以公積金帳戶的提現制度可以放寬,使它有更多的用途,從而緩解目前居民支付能力不足的問題。在現在的居民支出體系里,住房是很大的負擔。很多家庭每個月工資發了馬上還房貸,很多員工本來工資就很低,還要提走一部分存公積金。公積金應該作為一種自愿選擇,可以自愿用于以后購房或者退休后使用,或者是當期給孩子買奶粉尿布等等。所以公積金應該可以有所選擇,不應該強制地進行公積金提取并把它凍結到若干年以后直到買房和退休之后才能使用,公積金制度改革是有可以調整的空間的。


    消費信貸的支持。消費信貸的支持跟消費券一樣,也是解決當期消費需求存在而支付能力不足的問題。現在的消費信貸有兩大主要部分,其中又以房貸為主。房貸利率設置基本合理,但是消費信貸利息較高。我們的年輕人90后、85后消費信貸都使用信用卡,信用卡的利息率是18.5%。假設年輕人沒有錢過日子,如果不是用來買房,消費就要付出18.5%的利息,這樣的消費信貸是不合理的。想要刺激消費,至少要把非購房消費信貸設置一個更合理的利率。當然如此設置利率對銀行來說存在信用風險問題,那么就可以劃分人群、劃分信用,應該使一部分非購房消費信貸享受到接近于正常的企業信貸或者購房信貸的利率水平,而非18.5%這樣的“高利貸”。對于這個問題應該在銀行方面做一些努力。


    至于中小企業救助方面,先考慮小微企業是什么樣的“動物”?全球三分之一的小微企業就是迅速消亡,同時又迅速誕生。企業存活的意義就在于社會需要它,只要社會有需求企業就能誕生。小企業的誕生是很容易的,但只要需求產生了變化,企業馬上就面臨破產的風險。比如旅游行業,現在對旅游相關企業的救助無濟于事,因為疫情防控下這一類企業沒有需求。又比如電影業,和電影有關的企業肯定要面臨生存危機,沒辦法去救活它。這一類企業沒有辦法,現在倒閉以后,一旦政策改變、需求產生,它又會成長起來,就像雨后春筍一樣。小微企業三分之一都是迅速消亡,又迅速誕生。這種小企業如果要救它,就將企業主個人設置為消費信貸的主體,因為一個企業要在銀行貸款,信用貸款是拿不到的。這種狀況是很難改變的,因為錢在銀行手里,銀行肯定要考慮風險。其實小企業的風險遠遠大于自然人的風險,因為自然人有一個“黑名單”,自然人進入黑名單之后會一直背負個人信用;而企業只要注銷掉,再用其他姓名注冊一個企業,前面的賬可以一筆勾銷。所以包括中國的銀行在內的全世界的銀行對小企業貸款都非常慎重。


    通過銀行救助小企業,很有可能會犧牲儲戶利益,犧牲儲戶資產的安全性來救助小企業,這種方式也不太恰當。所以銀行的信貸政策應該向個人傾斜、向消費信貸傾斜,而不是向企業傾斜。小企業破產造成的失業問題,要通過消費信貸、消費券以及公積金提現來解決。所有救助都落實在人身上、消費者身上,而不是把中小企業的救助作為一個重點。



    發表評論

    2021六仺彩全年资料大全,香港免费资料大全正版长期,2021年香港正版全年免费资料,2021年香港最准免费资料大全